哈娜

【龙吏】吃醋(二)

二公子把赵吏抱上床,低头便吻上了自己思念已久的双唇。

赵吏也不抗拒,自然地张开嘴,让对方的舌头探进去。

唇舌纠缠。

良久,二公子才舍得放开赵吏。

“我的吻技怎么样?”二公子看着眼神略带迷茫的赵吏说道,“不逊于你的那些炮友吧。”

赵吏眨了眨眼,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模样:“她们怎么能跟您相提并论呢?而且那些妞,您也懂得。”赵吏挤了挤眼,一副哥两好的表情。

听到这番话,二公子却异常地沉了下脸来。

赵吏有些纳闷,这哥们今天也忒反常了吧:“诶,二公子——”

赵吏话还没说就被二公子一手掐住脖子,并推到墙上:“女人我不管,男人呢?”

赵吏喘不上气来,脸憋得通红,自然也无法说话。

二公子见状慢慢松开手,赵吏终于能呼吸到新鲜空气了,然后脾气就爆发了:“睚眦我操你大爷的,发什么神经啊。”但骂完他就后悔了,“二公子您……”

“二公子?我还以为你忘了我的名字了呢,刚才不是叫的挺顺口的吗?”二公子眯着眼笑着说。

“那,那啥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我这不是一时情急嘛,真没那意思。”赵吏看着二公子这副模样心里就更没底了,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轻。

“睚眦。”

“啥?”

“叫我睚眦。”

“二公子,我怎么敢直呼您大名啊?”赵吏讪讪地笑着,今天这二公子什么毛病啊。

“喔?那你叫别的男人倒是一口一个冬青的,顺溜的很。”

得了,赵吏这下知道这二公子发什么神经了,吃醋了呗。不过吃冬青那丫的醋还真是……有病,而且病的不轻。

“你想什么呢?”二公子见赵吏半天没回话还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不满地开口。

“想你。”赵吏脱口而出。

“是吗?”二公子面无表情,不过熟悉他的人就会知道这是他平静下来的征兆。

赵吏则慢慢吞吞说完下半句:“是不是有病……”

二公子听到这句话也没恼怒:“我哪有病?”

“吃冬青的醋,你还敢说你没病吗?你明知道他是……”说到这里赵吏便停住了,斜眼瞅了瞅二公子。

“是什么?”二公子不遂他愿,故意问道。

赵吏叹了口气,放柔声音道:“二公子,您就饶了我吧。”

二公子略一挑眉,看着赵吏那副可怜巴巴的模样,叹了口气,欺身上去。

“赵吏……”声音渐渐融化在这浓情蜜意中。

 

 

当赵吏走出五楼的时候,夏冬青正和王小亚紧随木兰飞奔而来。

“吏哥哥!”木兰原本紧绷的脸在看到赵吏的瞬间放松了下来,飞扑进赵吏坏里。

“木兰?”倒是赵吏在看到木兰时表情有丝不自然,然后狠狠瞪了夏冬青一眼,令夏冬青觉得莫名其妙。赵吏和二公子的关系知道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,而木兰是其中一个,而他和二公子在一起吃瘪的人绝对是他,这也是他这时候不想见到木兰的原因。

“吏哥哥,这二公子没把你怎么样吧。”木兰知道赵吏应该没出什么大事,但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“咳咳……”赵吏被这问题呛到,他换个夏冬青他们看不到的角度哀怨的瞅了木兰一眼,然后便直起身板,一本正经地说道,“那当然,你还不相信我的能力吗?”

两双怀疑的眼神瞬间盯穿赵吏,赵吏被瞧得浑身不自在:“有啥意见就大胆提,可别忘了是谁救你出来的,啊——”欠扁的上扬音调,让夏冬青确定赵吏还是原来那个赵吏。

“赵吏你没事就好,但是……”冬青还是有些不放心,“那个二公子……他走了吗?”

“二公子什么二公子?!!”其实在冬青跟木兰讲述过程的时候她就很好奇了这个神秘的二公子,但迫于那时紧急的情形她没来得及开口,现在赵吏安然无恙自然要满足燃烧的八卦魂了,“之前不是五公子吗,怎么突然又冒出个二公子来?”

“……”一时之间没有任何人出声。

冬青好似在回忆什么,而木兰则是一脸揶揄的笑容,赵吏的表情就更丰富多了,先是一脸愤怒再有些发红然后又是一阵惆怅。

王小亚奇怪了,这二公子到底什么来历啊,能让赵吏这么纠结。

评论(2)
热度(36)

© 哈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