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娜

【龙吏】吃醋(一)

写在前面

喜欢龙吏的肯定看过大大写的那篇龙吏青,我也是从这篇文开始彻底投向龙吏这个天坑的QWQ这时候就需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。不过得事先说明,我码的基本算是那篇龙吏青同人文的同人文,所以应该会很OOC(事实上我对人物描写非常弱弱弱。。。)- -|||不过我也不会设很大的局,大概就是小两口恩恩爱爱吵吵闹闹再上个小床。。。(但是我不会写R18ORZ)

就酱,只是希望能尽自己的一分薄力为龙吏添一点小砖头,土下座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赵吏在刚踏进五楼的时候就觉得浑身不舒服,用人类的话说就是阴气阵阵。
当五公子难受得满地打滚,赵吏和夏冬青即将逃离五楼的时候,门刷的就关上了,然后赵吏觉得阴气更重了。
“不好!”赵吏终于想起来这股阴气的是什么感觉了,暴厉之气,属于那个人。

 

赵吏和夏冬青回过头,只见一俊美男子站立于旁。
男子见赵吏惊诧的神情,露出心满意足的神情来:“赵吏,好久不见了。”
见见见你妹!赵吏想起之前发生的事,愈发生气,但对这个人偏又无可奈何。

“赵吏。”夏冬青用手肘撞了撞赵吏,“你熟人?”
赵吏看到一无所知的夏冬青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要不是为了这倒霉孩子,自己会沦落到这地步吗?!!赵吏懒得理他,只傲娇地甩了个白眼。

“赵……”
“二哥,你来得正好!”被纹身晃得难受的五公子看到此男人,立刻不难受了,迅速从地上爬起来,窜到他身边,“他抢了我的人!”手一指,目标就是赵吏。
“诶诶诶,什么叫你的人,我家冬青和你拜堂了吗就你的人了?说话注意点。”赵吏看到五公子那一副有人撑腰的样子,又甩了个白眼。

男人听到我家冬青的时候略皱了皱眉,但很快就消失了。
“呵,只要拜堂就可以了吗,那赵吏,我们什么时候拜个堂?”男人的笑声异常好听,夏冬青觉得这人应该不是坏人吧。
“好了好了,擦擦口水吧。”赵吏一看夏冬青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,他见过太多被二公子的这副皮囊所迷惑住的男男女女了,“是什么事劳烦二公子您大驾光临?”赵吏摆出谄媚笑容来。
“拜堂啊。”被赵吏称为二公子的男人坦然地说道。
别跟他计较别跟他计较!赵吏心里默默劝说自己:“就这件事?”

二公子盯了赵吏很久,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说道:“有人举报我家老五,老爹就派我来看看。”二公子说完还特意补充了一句,“你是问这个吧?”
这死龙王派谁不好派这么个冤家!我这是自作孽吧,no zuo no die!赵吏听完这番话简直想死!!

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您忙着,我们就先走了哈。”赵吏搓搓手,便拉着夏冬青慢慢地向门口挪动。
“赵吏,见到老熟人都不叙叙旧,你是不是太无情了?”二公子见到赵吏那偷偷摸摸的动作也不恼。
叙什么叙,叙到最后不都叙到床上去了吗?赵吏继续那副谄媚的笑容:“不了不了,您这么忙,我怎么好意思打扰呢。我们呐,就先——”赵吏打开门,把夏冬青往外一推,自己紧跟上去,“走了——”

五公子见美食即将逃走,自然不忿,但看着他那二哥的脸,还是默默遁走了。只要稍微熟悉二公子的人都知道,这叫暴风雨的前夕。
夏冬青顺利逃了出来,但赵吏在即将碰到地面时,被一股力量抓了回去。
擦,就差3公分!赵吏在被抓住的瞬间恨恨的瞪了罪魁祸首——夏冬青一眼。


夏冬青被推到在地,外面等着的王小亚立刻去扶他:“冬青,你没事吧?!!”
“我没事,赵吏呢?”他们抬起头,却找不见赵吏的身影。
“不好赵吏没逃出来。”夏冬青立刻去拍五楼的门,但是没有任何回应。
“冬青你疯啦,你才刚逃出来呢!”王小亚立刻去阻拦冬青。
“但是赵吏还在里面呢?”夏冬青焦急的说。

“即使这样你进去也没用啊,我们还是找人帮忙吧,那个木兰,木兰一定有办法!”

这时冬青也渐渐冷静了下来:“好,我们快去找木兰。”
其实王小亚也不知道怎么联系木兰,但看着冬青这副模样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

赵吏摔在地上,二公子在他身前蹲下:“还走吗?”

我走的了吗……赵吏只好讪讪地笑了几声:“您说不走就不走。”
“难得你这么听话。”二公子站起身来,伸出一只手,“起来吧。”

赵吏倒是愣了,这二公子什么时候转性了,变得这么温和了?
“不想起来?”二公子歪了歪头,“在地上做会痛喔。”
艹,谁转性他都不会转!赵吏无视那只手,自己利索的就爬了起来,索性破罐子破摔了:“要做就快做,外面还有人等着我呢。”

“你就这么心急?”二公子一个转身,将赵吏锁在自己和桌子中间。

赵吏摸了摸那张实木大桌子,心中不免叹了口气,这桌子有比直接在地上做好吗:“爷,能给我张床吗?”
今天的二公子特别耐心,他挑了挑眉,还真把赵吏抱起来,走到里间的客房,那张两米宽的大床应该够他们折腾的了。

评论(6)
热度(64)

© 哈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