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娜

晋江有篇陵越传,简直写的太好了!

5 2

【龙吏】吃醋(四)

赵吏垂头丧气的坐在444便利店的桌子前,看了一眼被Q版饕餮萌化了的王小亚,叹了口气,再看了一眼一旁冷面的冬青和二公子,又叹了口气。

“好——可爱——这是什么动物啊,从没见过诶!”王小亚抱着饕餮一个劲的揉捏。

赵吏心想,告诉你你还敢这样做?但看了眼饕餮心不甘情不愿又无计可施的样子就有点想笑:“这是新培育出来的宠物绵羊,还挺可爱的吧。”

“是啊是啊,软绵绵的好舒服。赵吏,让给我吧,多少钱,我出!”王小亚这次异常的大气。
“这是人二公子的,你问他去要啊。”赵吏才不摊这个麻烦呢。

“唔……”王小亚瞄了眼二公子,决定放弃这个想法,“其他地方有卖吗?”

“木有木有,”赵吏摇了摇食指,“仅此一只。”...

3 38

【龙吏】吃醋(三)

“有人找我?”冷冽的声音想起,大家往门口望去。

“哇塞!大大大大帅哥诶!!!”王小亚在见到二公子的瞬间就不淡定了,要不是冬青拦着她,她早就飞扑上去了。

二公子冷冷地扫了一眼,然后向赵吏抬了抬下巴:“赵吏,不介绍介绍?”

“对啊,介绍!介绍!!”王小亚立刻小鸡啄米似得拼命点头。

赵吏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:“木兰,冬青,王小亚。”然后向二公子努了努嘴,“二公子。”

“原来你就是二公子啊,怪不得让赵吏念念不忘的。”王小亚恍然大悟道。

“王!小!亚!你说谁对他念念不忘!!”赵吏立刻火冒三丈,一副王小亚敢再乱说话就撕了他的模样。

冬青见状立刻拉了拉小亚的胳膊,使了个眼神让她别再火上浇油了。...

31

【龙吏】吃醋(二)

二公子把赵吏抱上床,低头便吻上了自己思念已久的双唇。

赵吏也不抗拒,自然地张开嘴,让对方的舌头探进去。

唇舌纠缠。

良久,二公子才舍得放开赵吏。

“我的吻技怎么样?”二公子看着眼神略带迷茫的赵吏说道,“不逊于你的那些炮友吧。”

赵吏眨了眨眼,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模样:“她们怎么能跟您相提并论呢?而且那些妞,您也懂得。”赵吏挤了挤眼,一副哥两好的表情。

听到这番话,二公子却异常地沉了下脸来。

赵吏有些纳闷,这哥们今天也忒反常了吧:“诶,二公子——”

赵吏话还没说就被二公子一手掐住脖子,并推到墙上:“女人我不管,男人呢?”

赵吏喘不上气来,脸憋得通红,自然也无法说话。

二公子见状...

2 35

码着龙吏,竟然脑洞了一个赵吏和冬青的关系。。。记录下以后用。
赵吏原是著名阴阳师的私生子,不被家族承认,但却拥有一双神奇的眼睛。后被阴阳师原配窥觊,使用卑鄙手段将赵吏的眼睛和她儿子冬青的眼睛交换。冬青从小体弱多病,无法承受这双眼睛带来的压力,不久便病逝了,原配不久也死了。赵吏自认为是他的错,便出家为僧。成为摆渡人之后一直照顾转世的冬青和那双眼睛。

【龙吏】吃醋(一)

写在前面

喜欢龙吏的肯定看过大大写的那篇龙吏青,我也是从这篇文开始彻底投向龙吏这个天坑的QWQ这时候就需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。不过得事先说明,我码的基本算是那篇龙吏青同人文的同人文,所以应该会很OOC(事实上我对人物描写非常弱弱弱。。。)- -|||不过我也不会设很大的局,大概就是小两口恩恩爱爱吵吵闹闹再上个小床。。。(但是我不会写R18ORZ)

就酱,只是希望能尽自己的一分薄力为龙吏添一点小砖头,土下座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赵吏在刚踏进五楼的时候就觉得浑身不舒服,用人类的话说就是阴气阵阵。
当五公子难受得满地打滚,赵吏...

6 63

迷上龙吏之后就有点小嫌弃冬青了,看来我还是喜欢强攻类型啊。
不过龙吏比青吏还冷TAT所以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吗?!!
是有写一点点啦,但是。。。二公子这个形象就是从五楼延伸出来的吗,我笔下完全就是龙吏同人文的同人文-_-||
不过不想写很复杂的故事,就想看他们恩恩爱爱,打情骂俏的场景~\(≧▽≦)/~

3

辛阿里之废柴联盟

废柴联盟被砍了QWQ我最爱的剧之一啊啊啊啊啊

原本想写废柴联盟梗的辛阿里,但开始动笔之后才发现好难TAT,编剧大大简直太有才了,我这种渣渣完全不行啊

但还是勉强写了几段,唉,太烂了,就做个记录吧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辛巴德是个律师,哦不,曾经是个律师,自从他被发现大学文凭是伪造之后,他就被吊销了律师执照。
于是,为了重新当回律师,重新回到上流社会,他选择到一所社区大学混个文凭出来。经过精心挑选,格林德尔无疑是最佳选择。格林德尔有个不靠谱的校长,有一群不靠谱的老师,还有一群不靠谱的理事会,还能有比这学校更适...

逆转童话之小红帽·辛与狼族·巴巴

猎人刚从森林里出来就远远看到小红帽向这个方向走来:“小红帽,又去……额……”
只见小红帽的身影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……高大……猎人突然打了个寒战:“你是……辛……辛巴德先生?怎……怎么是您?”
稍显幼稚的衣服穿在辛巴德身上显得有些不伦不类,辛巴德倒是不很在意地摆摆手:“还不是贾法尔那家伙,皮斯缇出门给动物看病去了。”
“喔……”猎人对住在森林中心的辛德利亚一族了解不少,所以不难猜到发生了什么,并且也大概了解辛巴德和住在森林深处的尤纳恩的一些是非纠葛,但也只能对辛巴德表示深深的同情,“那您小心,这附近住着狼人沙尔贾一族呢。”
辛巴德打了个哈欠,毫不在意地便继续向前走。

越往森林深处走,...

3 62
 

© 哈娜 | Powered by LOFTER